返回首页   


吴绍东自传

吴绍东
( 网站 http://www.iijjkk.cn


    吴绍东,男,1973年出生于广西南宁市横县六景镇。
    1980年至1985年就读于广西横县六景镇中心小学。
    记忆中数学似乎经常获得单科奖吧,语文则经常被留堂背诗。背书写作是最令我心力憔悴的事,并贯穿我整个学生生涯。
    1985年至1989年就读于广西横县六景镇初级中学(现为六景镇民族中学)。
    初中二年级期末(1987年,第18班),班主任陆副校长对我及其他四名同学说,你们几个是学习委员、纪律委员、劳动委员(唯我不是班干),但现在你们的学习成绩很差……你们可考虑继续升学还是复读初中二年级……我当时很震惊,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未来问题,于是我选择了复读。
    复读初中二年级(第21班)的我像发疯了似的努力学习,物理、代数、几何的成绩都很好,各科总成绩为班级第二名,成为我整个学生生涯成绩的最高排名。
    在一个几何课堂上,几何老师发下了上次的几何测验试卷并宣布说认为陆某某同学是几何成绩全年级最好的同学……但不巧的是我发现这个测验试卷有道题判错分了,跟老师说后,我的得分由96分改为了100分,而陆同学的得分则由100分改为了96分。
    后来陆同学说我的数学成绩之所以这么好就是因为我看了那本学习资料……我觉得我是个复读生没资格跟他争“老大地位”也就不置可否,且的确有很多试题出自那本学校统一要求订阅的书。但陆同学此后仍多次这样说,令我非常气愤,于是我就发誓从此不再阅读除课本以外的任何科目的书籍及学习资料。
    我不再阅读除课本以外的任何科目的书籍及学习资料后,我成了学习成绩好的同学中最有空闲的人,空闲令我日后拥有了大量的从事“科学研究”的时间。
    刚开始我很害怕学习成绩就此下降,于是就反复的阅读课本及演练公式。在反复阅读课本的过程中,初中二年级物理课本的“看似平滑的木板在放大镜下看到的是凹凸不平的”这句话令我有了想法——认为不同的实践条件下有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认为科学理论是有限实践与主观判断的结合体,也是未必正确的。
    但同学们都坚信科学理论就是绝对的真理,我于是试图推翻一两条理论来证明自己的看法。我首先怀疑上了液体压强公式,但多次尝试都无法入手。
    在一次物理测验中,有一道选择题(即《套算法》 http://iijjkk.cn/w/ts2.htm 中的第2例)令我当时感觉自己的脑子突然短路了似的,看着简单又一下子不知从何下手,想着如果自己连这道题都做不对的话无以面对自己的“物理地位”啊……于是我赶快做完其它测验题后立马回个头来想办法解决那道选择题,我就在这种压力下很快就总结出了套算法……
    我机械记忆能力很差,老担心自己记不清该用左手定则还是右手定则(当时初中即已经开始学习左手定则、右手定则),于是我试图寻找到一种能代替两个定则的运用的方法,我首先尝试用“同极相斥异极相吸”来替代左手定则、右手定则的运用,但立即发现通过直接看磁力线的方向更便捷——即就此总结出了“同方向磁场互相排斥,逆方向磁场互相吸引”这个磁向论(网址 http://iijjkk.cn/w/ch2.htm )的核心理论来……
    历史、地理、英语这些似乎只要能坚持努力背就能考出好成绩。而语文,我发觉自己无论怎么努力结果还是与不努力一样就是得五十来分这样,觉得学写作文就是如同在学自言自语、学吹牛一样不是我的特长,累,很快放弃了对学习语文的努力,我去领初中毕业证的时候,负责发毕业证的李老师问我语文及格吗?我不敢回答,因为已发返下来的语文试卷写着是56.5分但被划掉改为57分,而李老师打开他的记分本看到我的语文毕业成绩则是60分。我的初中毕业总成绩虽然排名班级前几名也差点毕业不了。
    因为自我复读后六科的总成绩都超过480分吧,且中考的总分数是640分而平时都只是600分,且觉得中考试题似乎比毕业试的难度还小。于是中考填报志愿时我只填报了横县中学(横县唯一重点中学)及几个中专学校(当时中专的录取分数线[好像是520分]比横县中学的录取分数线[好像是480分]还要高),没有填报横县峦城完全中学。
    1989年至1992年就读于广西横县峦城完全中学高中部(初、高中其实都是同在一校园)。
    直至现在我也不知道中考我考了多少分。为什么上不了重点高中?难道是由于我的字写得太难看所至?那无论我多努力还不是白费?我选择了放弃——自始我高中的语文、政治、英语科成绩很快就排在了倒数前几名之列吧。
    至高中一年级(1989年,广西南宁市横县峦城镇峦城完全中学高中部第64班,高中二年级分文科理科班后分至第65班理科班)学习到椭圆面积公式后、但未学习到椭圆方程之前,姚老师化学课上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我忽然觉得我或许有条件证明液体压强公式是否正确了。结果我并没有推翻液体压强公式,反而通过利用液体压强公式推导出了椭球的体积公式(网址 http://iijjkk.cn/w/tq2.htm )。
    我将我证明了椭球的体积公式的事情告诉了数学老师韦老师,韦老师很高兴说帮我看看可以的话帮我发表,我说是利用物理的液体压强公式证明的,证明过程很复杂,待我整理好了才行……后来韦老师生病了并不再在我们学校任教……
    高一年级第一次物理期中考试我考了个67分,这可把我给吓坏了,初中时都是90+以上的啊,感觉全班同学的气色都不对都在怀疑是不是判错分了?物理老师万老师也很认真把我的成绩改正为了69分,并宣布我的物理成绩为全年级第一名。高中物理给我的感受是看似简单但事实并非如此。
    《三角和积互换六公式》(网址 http://iijjkk.cn/w/sj2.htm )一文中,有两条公式是见自于高中数学课本的习题中的,由于对这两条公式的形式感兴趣等,于是就利用勾股定理及套算法对一些“长得像”公式的式子进行了大量的“套算”,从而筛选出了其它的四条公式来。
    高中二年级期末,班主任黄老师(物理老师)每科选两个成绩优秀的同学上讲台分享学习经验,我因物理成绩好而上讲台分享物理学习经验,并首次公开提及到了我的几篇文章……当时学校兴办黑板报,因利用液体压强公式推导出椭球体积公式的过程较为复杂不适宜出黑板报,于是又利用椭圆方程推导出了椭球的体积公式(即《椭球体积公式的中学证法》的证明方法二的第[一]部分)。
    出黑板报前我将《磁向论》的简文、《椭球体积公式的中学证法》的证明方法二的第[一]部分、《三角和积互换六公式》、《?》(是一篇化学科关于元素的,后在高中甲种本中发现已有类似内容)共四篇文章交给陈教导审阅,并几乎同时开始向多家杂志社投稿(班级订有几本学习杂志,我父于邮电局工作能查到大量的杂志社的投稿地址),大约过了两三个月还不见陈教导有什么回应,于是我便自行将我的四篇文章写上了校园黑板报上……
    过了不久的一个晚自习上,陈教导(语文老师)站上我们班的讲台画图讲解认为我的《磁向论》是错误的……我一时激动也上了讲台画图解释……正是这次的对话才令我开始注意到了“同极相斥异极相吸”观点是错误的……所以我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很感激陈教导的。
    我的高中物理成绩优势不明显,数学成绩排名也只十名以内吧。觉得物理方面主要是易犯一些不应该的低级错误,数学方面主要是在繁杂证明题方面失分,一度想重新拿起课本以外的学习资料练习一下,怎奈早无斗志兴趣尽失。
    高三期未,班主任陈老师建议不参加高考的坐到后面的坐位去,于是我主动搬到后面的坐位去坐了。一次物理测验老师刚走出教室,马上就有数位同学走过来看我的试卷,搞得好像全班同学都惊讶。以前每次物理测验后老师都宣读排名前几位同学的名单,这次则怎么说呢怪怪的了。在老师的劝说下,我又回到了原来的坐位去坐了吧,但我还是坚持不参加高考。
    1992年6月结束学生生涯。
    由于大约从1991年起一直向多家编辑部投了《磁向论》(即《磁场的方向与作用》)、《椭球体积公式的中学证法》等稿都没什么结果……到了1997年,我直接去到了广西教育学院的编辑部想了解下究竟。
    谁知编辑部的一位老师看了《磁向论》一文的摘要后,立即情绪激动并举起右手大声说“同极相斥异极相吸是不可能错的……成千年的理论是不可能错的……你是神经病的……除非你去广西大学盖公章过来并且有专家在上面签字同意发表后我就给你发表……”我每次想和他解释他就立即反复大声说上面的内容,弄得我都没机会跟他解释……
    刚好有一位女老师进来听到那男老师说的话后就一直笑得合不拢嘴……我把稿件递向了那位女老师,那位女老师没有接稿件,而是一边笑一边转身走出去一边说她是化学科的编辑……我跟着那位女老师走进了另一间办公室并想跟她解释,可是她还是一直笑得合不拢嘴……还反复一边哈哈笑一边说可能我真的是神经病的……我说“你说我是神经病的是吧?那我就先问你一个问题吧”,我指着我的脑袋认真地问“你看我的头和脖子是不是零距离互相连接在一起的?”她点着头说“是啊”,我又说“物质是由分子构成的……”,她不再以为我是神经病也不再笑了,并立即接着话说“分子与分子之间是有距离的……”她听了我的简单分释后又为难的对我说“刚才那位老师是整本杂志的主编,正好也是数学的责任编辑……恐怕《椭球体积公式的中学证法》也不能在这里发表了……”
    真心得感谢那位男老师,因为他提及到了广西大学,我才考虑到要去广西图书馆查一查,才知道原来大学一般都有自己的编辑部、都有自己的学术刊物……
    1997年我去广西图书馆查阅到《广西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的地址后,第一次将 《磁场的方向与作用》(《磁向论》)稿件寄到了《广西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约一个月后我去到了《广西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编辑部的唐汉民老师认为我的论文有发表价值,还问及了我为什么没在稿件上写上作者姓名及地址……叫我约半个月后再到编辑部领专家书面审稿意见。
    约两三个星期后我再次到编辑部,唐汉民老师神色为难的说你的论文达不到发表要求,专家书面审稿意见只能看不能拿走,且不能看审稿专家的签名,唐汉民老师一边将审稿意见递给我一边把专家签名的地方往背面折了起来……审稿意见上写的大概意思是“达不到发表要求,建议投稿到中学的刊物”……我忍不住一边看了一眼审稿专家的签名一边说“怎么可能只是中学的事呢?应该是整个电磁学的事……”后来唐汉民老师拨通了审稿专家陈可中教授的电话让我与陈可中教授交流,陈可中教授与我在电话中交流一下后叫我去跟他面谈。当时编辑部在广西大学东校园,自然科学编辑部与社会科学编辑部同一个门进入,两编辑部间有一个门相通,当时编辑部较窄,两个编辑部约共40平方米吧,当时两个编辑部内约有六、七位老师吧,他们应该都能听到我与陈教授的通话。现在自然科学编辑部在四楼,社会科学编辑部在五楼。
    此后我与陈可中教授面谈以及通了一次电话(我记得是春节前几天的一个晚上通的电话,而收到同意发表的通知肯定是在1998年……所以由此能确定第一次将《磁场的方向与作用》稿件寄到《广西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的年份是1997年),陈可中教授首先想推荐我发表到广西北海市某院校的学术刊物上去,我说“我去过几个编辑部,他们都叫我来广西大学,广西的人口和欧洲那些发达国家人口数量差不多,广西大学是广西的最高学府应作决断”……陈可中教授还叫我将标题改简洁些(原来的标题是《同向磁场互相排斥 逆向磁场互相吸引》,整篇文章只有一千多字吧,写得也不规范等,后来觉得之前近百次投稿无果和这些因素也有关系吧),并帮我找关键词及分类号,以及找一名学生帮我翻译摘要部分……
    最后陈可中教授还建议我的论文先不提及关于磁单极子的事,待过几年后再另发表论文讨论磁单极子(现在想起来觉得被发表到增刊上与这个事有很大关系,为寻找磁单极子国家似乎投入有相当规模)……我当时觉得如果另行发表论文讨论磁单极子的话最多能写出几百字的内容来,于是我还是坚持涉及磁单极子部分也一起发表……
    这期间我也到过了广西大学物理系办公室两次,一位老师让我试做了课本上的一道题,物理系罗主任(我的记忆中是姓罗的,但约2017年时广西大学学报编辑部张主任想了一会说应该没有姓罗的曾当过物理系的主任)也叫来一名曾在上海读博的老师看了我的论文……罗主任还想了一下说其曾在广西横县中学当过校长但想不起有我这名学生,我说我就物理及数学成绩好考不上横县中学……
    这期间我还去了一次广西科学院,将《磁场的方向与作用》的复印稿给了周副院长并聊了一下……
    1998年,唐汉民老师告诉我决定将我的《磁场的方向与作用》发表于1999年6月出版的《广西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第24卷增刊上,并说如果不发表在增刊上的话可能还要排上一、两年时间后才能发表……我当时很惊讶,但觉得如没唐汉民老师的支持与帮助的话恐怕连增刊都发表不了,况且如果再等一两年的话不知会发生什么变数……于是便同意了发表。
    1999年,我到《广西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编辑部领取了两本发表有《磁场的方向与作用》的1999年6月出版的《广西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第24卷增刊。
    ……

 返回首页